铁面赤心的“草根检察官”:追记文昌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周经发

时间:2013-09-02   字体:【 】    
分享到:

  周经发生前照片(文昌市检察院供图)

  当事人给周经(左一)发送锦旗(文昌市检察院供图)

  海南省文昌市有一种习俗,就是不为离世的人送殡。但在6月18日那个傍晚,文昌市检察院60多位检察官穿着整齐的检察制服,不顾家庭、风俗的阻力,在文昌市龙楼镇全美管区送生前的好战友最后一程。

  悲哀弥漫,眼前的黑白照片,普通成为永恒。检察官们想起周经发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心尽职履行责任和义务,朝夕相处的时光,忘我工作的情景,铮铮铁骨的检察官脸上满是泪水。

  这一刻,周经发,这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检察干警的名字便永远定格。

  让时光倒回到6月17日,看看周经发生前的最后一天。

  周经发是文昌市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科科长,当天上午,周经发在办公室里和反渎职侵权局局长许环谋讨论一起案件,接着写黄某案申诉案件的审查报告。

  文昌市检察院在清澜镇,距文城镇约有10公里。64岁的申诉人韩前光没有车,交通又不方便,当天下午两点多,周经发开车接上了韩前光,把他带到了检察院。

  由于湖山水库污染,涉及到锦山、铺前等多个乡镇群众的用水安全,周经发让韩前光在办公室稍等一会,自己先向文昌市检察长李伟军汇报。

  周经发和李伟军讨论结束后,回到办公室给韩前光做笔录。笔录做完了,也到了下班时间,周经发开车把韩前光送回了文城镇,回到家快7点了。

  6月18日凌晨3点,周经发的妻子曹汝媛在睡梦中,突然被周经发一下子推醒,打开灯一看,周经发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曹汝媛赶紧打电话让儿子找医生过来,当儿子和医生赶到时,周经发已经不行了,任凭曹汝媛如何呼喊,周经发都没有应答,就这么离开了。

  时年56岁的周经发在政法机关工作32年,当了20年检察干警,就像个陀螺一样,为群众、法律、工作,透支着自己的精力。

  周经发(左二)下基层访民意(文昌市检察院供图)

  贴心干部:脱掉鞋袜,赤脚过臭水沟

  2012年下半年,文昌市东阁镇红星村的村民陈宋霖在因一块承包地与其同村村民林某产生纠纷,自己种的辣椒被毁,起诉到了文昌市法院文教法庭,但被法院判输。陈宋霖拿到法院判决后,十分激动,多次到文昌市政府等部门上访,最后转到了文昌市检察院,周经发接办这起案件。

  周经发看到陈宋霖在法院判决书上写着“冤案,歪曲事实”等字样,意识到申诉人情绪激动。见到了陈宋霖后,他说自己是个孤儿,林某的家人见自己可怜,让自己在他们家的地上种辣椒,没想到引起林某的不满,毁坏了自己种的辣椒。

  在交谈中,陈宋霖言语激烈,甚至还表现出要采取极端方式讨回公道。周经发耐心地劝说,在陈宋霖态度平缓了,周经发了解有关情况后,赶到了纠纷地查看。

  因为位置偏僻,车辆无法进入,而且又是中午12点。陈宋霖见烈日当头,便说要么改天再来看。但周经发抓起车里的草帽,就下了车。途中都是小土路,还有一条5米多宽的大水沟,水又脏又臭。周经发二话不说,脱下鞋袜、卷起裤腿就淌水而过。

  “我是农民的儿子,也扛过锄头种过地,这点小沟算什么。”面对陈宋霖的满脸歉意,周经发笑着说道。

  此后,周经发又到法院调阅案卷并召开双方当事人听证会,在充分了解案情的基础上,站在当事人邻里关系的角度,为进一步维护和谐,决定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经过艰难的调解工作,一个多月后,双方成功和解。

  “我没见到周科长以前,以为自己的案子就这么不了了之,没想到会得到一个公正的解决。”陈宋霖告诉南海网记者,他记不清楚周经发去过他家里、田地里多少次了,他每次拉着周经发吃饭,但都被婉拒,给周经发买的香烟全都给退了回来。

  陈宋霖见周经发不吃饭、不收礼,自己想来想去,决定送上一面锦旗。但没想到,周经发还是不愿意收,他说,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工作。

  最后,陈宋霖决定“先斩后奏”,在2012年9月,他拿着一面“监督扶正义,廉政得民心”的锦旗和感谢信来到文昌市检察院,“逼”着周经发收下了锦旗。

  “周科长为人民办事那是相当认真,没想到,他怎么就走了呢!”陈宋霖哽咽地说。

  韩前光是在一次接访活动中认识了周经发,回忆起那次见面,韩前光记忆犹新“周科长拿着我材料,耐心地问我有关情况,那时候我就知道周科长是个负责的人。”

  韩前光曾在上世纪90年代借给一位远亲40万元,对方具有还款能力,但至今没还,法院虽裁定强制执行,但对方依然不履行还款义务,于是他到文昌市检察院申诉。

  周经发连夜翻阅材料,第二天一早,周经发主动给韩前光打电话:“你的案子我收下了。”

  在传韩前光到检察院做材料时,周经发考虑到他年纪大了,没有车,而且交通不便,周经发开车把他从文城镇接到了检察院。材料做完后,又开车把他送回了文城镇。

  “我虽跟周科长只接触过3次,但我说,他是一位廉洁、体贴人的好检察官。”韩前光说这话时语气肯定,“我给他送几包烟,他都不要。”目前,韩前光申诉的案子已经立案。

  民行科关兴是周经发工作中唯一的助手,在周经发离世前几天,周经发要到翁田镇办理一个案件,考虑到对方当事人有一个鱼塘,平时所有的活都是自己做,如果让他去检察院,来回要一整天时间,鱼塘就无人照顾。

  周经发带着关兴开车去翁田镇上门找养鱼人,现场办案。从文昌县城到翁田来回就得两三个小时在路上,大大增加了工作量,可周经发从来没有计较过。“我跟着周科长三年零三个月,他办案时,总是站在当事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关兴说。

  像这样为群众考虑的情况,在周经发的从检工作中,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老周性子急,看不得老百姓受苦,他总能急老百姓之所急,体谅农村人的苦。”李伟军如此评价周经发的工作,农村农民纠纷引发的诉讼工作非常难做,但周经发从来没抱怨过一句,没叫过一次苦。

  周经发生前办公室书柜里的书籍(南海网记者高鹏摄)

  尽心尽职追回流失国家资产约3.44亿元

  1995年,文昌一公司的法人代表吴某,在文昌潭牛镇的“文昌鸡一条街”项目出让土地过程中有漏税的行为。检察院受理此案后,吴某自认为自己是文昌颇有名气的优秀企业家,是纳税大户、“荣誉市民”,有方方面面的关系,检察院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周经发当时任检察院经济检察股副股长,在进行初查前,税务部门已经对税款问题进行过复核。但周经发不满足复核结果,和同事来到了这家公司,提取有关会计资料。

  周经发从该公司财务人员提供的资料中,发现其中有弄虚作假,公司肯定有“阴阳账”。但财务人员当时称,就这么一本账,后又称有事找老板。但吴某本人无法找到,而且电话也无法联系上。

  案件一下陷入了僵局,周经发决定采取“最笨”,也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挨家挨户核对买地时的原始收据和转让土地合同,以此确定“文昌鸡一条街”项目的转让土地款收入。

  初查这条线索时正值寒冬,又是阴雨天,交通工具只是一辆摩托车,买地的人要么是没有建房,要么就是躲避不见。想通过这个办法核查线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周经发带着同事就这么做了。

  现任文昌市检察院反贪局政委的符晖丹回想起那年跟周经发一同办理这起案件时,竖起大拇指说。记得有一个住户是搞运输的,他和周经发跑了几次都没找到,原来这个住户一般都是晚上8点多回到家,次日一大早出车。

  周经发了解到这个情况后,那天就和符晖丹在这户人家门口等着,淋着绵绵细雨,直到等到天黑才把人等到。当事人回到家时看到周经发和符晖丹的“狼狈样”,一下子就震惊了,夫妻俩毫不隐瞒地提供了相关的购地合同和收据,并配合做了笔录。

  就这样挨家挨户的取证,最终查明吴某少缴税款26万余元的行为。吴某见公司漏税的事再也隐瞒不过去了,这才主动补缴了26万余元的税款。

  “周科长有事没事就来找我,同事们还跟我开玩笑,是不是有什么事了,怎么检察院经常上门啊。”文昌市财政局陈忠文说。

  其实在2010年初,周经发在调查摸底中发现,文昌市相关部门在回收国家农业综合开发财政有偿借款方面存在催收不力,债务方逾期未还情况比较严重,共有6家借款企业欠款金额共计1020万元,其中最大一笔达500万元,造成文昌市财政资金长期大量滞留在外,给文昌市经济秩序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周经发意识到该案涉及金额大,如果不追回,国家就会遭遇巨大损失。就这样,周经发经常与陈忠文了解情况,得知债务人缺乏诚信守约意识,且抱有侥幸心理。

  周经发多次向该局介绍民事督促起诉意义和目的,耐心细致地进行释法说理,使他们意识到依法维护保护国有资产安全是必须履行的义务,表示愿意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

  通过连续三年的跟踪监督,最终追回了逾期农业综合开发有偿贷款1000万余元。

  2012年初,周经发在走访调查中发现,文昌市国土局在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过程中,部分开发商没有按规定缴纳地价款,拖欠国土局地价款达20亿元。其中广州某地产公司与国土局于2010年先后签订了文国让合[2011]第71、72、73号合同,转让月亮湾周围3块地,涉及金额达2亿多元,但该公司迟迟不缴纳。

  周经发与国土局工作人员对该地产公司实地走访调查,了解该公司的还款能力。该公司知道检察机关介入后,感到难以再拖,于是将未缴的1.45亿元地价款缴清。此外,周经发还以民事督促手段成功督促文昌某控股有限公司归还国土局1.8亿元地价款。

  周经发自2010年担任民事行政科科长以来,通过各种措施追回流失国家资产约3.44亿元。这一个简单的数字背后蕴含的是汗水、是艰辛,是周经发为检察事业而辛劳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周经发生前办公室(南海网记者高鹏摄)

  铁面科长:同宗兄弟因渎职被查不管

  在周经发的告别仪式上,来给60多名检察官领路是他的同宗兄弟。

  谈起这个领路人,许环谋印象很深,这人是原龙楼铜鼓岭护林站站长,曾因海棠林被毁开荒,没有尽到看守职务,而成为犯罪嫌疑人,该案正是反渎局办理的。

  案子从接到群众举报到办结的整整半年时间里,周经发都没有透漏过这个人是亲戚,也没有求过情。要不是给周经发送行遇上了,许环谋还不知道这个人是周经发的亲戚。“这个亲戚后来告诉我,当时他曾打电话向周经发求助过,他只是说‘按程序办,你要相信法律’。”

  “老周当法纪科科长(现在的反渎职侵权局)时,曾立案侦查了龙某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这个龙某是原文昌市公安局东郊派出所所长,老周来检察院前的12年里都在这个派出所工作,龙某跟他是老相识,两家关系也很好。虽然老周立这个案的时候非常惋惜难过,但最终也没有因为情面而徇私。”许环谋说。

  公诉科负责人符传芳是周经发当公诉科长时的下属,他记起在办理一起强奸案件中的情形。当事人是周经发的老乡,又是时任文昌市检察长的老乡,还是当时一位“红顶商人”的儿子。此人四处活动,企图通过各种渠道将此案摆平,并多次给周经发送礼,但都被拒之门外。

  此案后来判决,被告人获刑10年,这个强奸案在当时判得最重。为此周经发收到了多封恐吓信,大家都有些担心,但他却很淡然地说‘我为老百姓办事,依法办事,问心无愧,没什么好怕的?’”

  周经发生前曾与家人约法三章:不得参与和案件有关的活动;来了客人不得谈论与案件有关的话题;任何人送礼就是打破头也不能收。久而久之,那些送红包跑路子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也就不敢去碰他这个“硬钉子”。

  作为一名检察官,查办案件要和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打交道,随时都有被各种糖衣炮弹打中的可能,但周经发始终严于律己,坚守着清正廉洁的底线。

  周经发妻子曹汝媛回忆起周经发在世时泣不成声(南海网记者高鹏摄)

  “窝囊丈夫”:妻子摆摊,家住老旧房子

  文昌市检察院在80年代初建成几栋宿舍楼,至今已有数十年历史,周经发和家人就住在其中一栋宿舍楼的二楼。走进屋子里,除了电视、电脑、洗衣机等还算像样的家电外,屋子里没有任何装饰,周经发和妻子曹汝媛的睡床还是一张铁架床。

  “老周最喜欢的就是看书和看新闻了,要说他有什么其他不良嗜好,可能就是抽烟了。”曹汝媛说。在夫妻两人的卧室里摆着一个书架,里面几乎全是法律方面的书籍,书桌上还有一部周经发用了5年、外壳全部磨损的银色手机。

  周经发和曹汝媛结婚后,曹汝媛一直没有工作,全家的收入就来自周经发每个月的固定工资。

  周经发自1996年开始,就担任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后来还担任过法纪科科长,都是相当有权的职位。而且他还和当时的检察长是同乡,靠他的关系,给妻子找一份工作可是说是一句话的事,但周经发却没有这么做。

  儿子上学,周经发亲戚孩子寄住在家里,每一项都是开支。为了补贴家用,曹汝媛在老检察院附近摆起了水果摊。

  “以前也曾经怪他窝囊,为什么那么多跟他一样职务的人都衣食无忧的,而我们家几十年来都这么贫困。后来慢慢地理解他,理解他的工作,我现在也不怪他不帮我找工作了。”曹汝媛哽咽地说。

  曹汝媛在整理周经发生前衣物时,除了检察制服,就只有几件衬衫,基本上领口都已经泛白了。“有时候衣服破了个洞还让我帮他补补,说还可以接着穿。儿子经常说他爸一点都不像检察机关的科长,整天就知道缝缝补补。”说到这里,曹汝媛已经泣不成声。

  “正直、和蔼、严格、好学。”谈起父亲,周经发的儿子周晓亮这么形容,好多次有人拿着烟酒之类的东西来到家里,放下就走,父亲还是追出门把这些东西给退回去。

  周晓亮在2006年从四川大学毕业,毕业后,只要周经发开口,给儿子安排个工作不是难事,但周经发一直没有这么做。毕业后的周晓亮先是自己在广州一家企业上班,2010年,他回到文昌,目前在文昌一家房地产公司里工作。

  “我爸从小就告诉我,要独立,靠自己,他不会开口帮我找工作,我也从来没想过要靠他的关系找工作,现在的工作也是我自己找的。”周晓亮说,他知道爸爸曾经呆过的部门都有权有位,也认识很多人,有很多关系,但他还是靠自己的努力工作、生活。

  日积月累的超负荷工作,周经发时常感到疲倦,最终积劳成疾。说到跟周经发共事的时光,关兴抹了抹眼角告诉记者,2013年初,周经发已经检查出心脏病,而且很严重,医生反复嘱托说一定要多休息,切勿劳累,但他却没有做到。

  2013年3月,周经发收到了来自锦山检察室反映的情况,湖山水库污染严重直接影响到锦山、铺前等多个乡镇群众的用水安全。用水安全事关民生,必须尽早办理。

  周经发先后走访了锦山、铺前等多个乡镇以及国土资源局、水务局等相关部门。在下乡调查期间,他好几次因疼痛,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休息一会,尽管这样,他还是坚持下乡逐户调查。

  曹汝媛回忆起周经发去世的那天晚上,当天晚上周经发回至家里,还像平常一样看电视,睡觉前,周经发跟她说,“明天要出差,中午不用做我的饭了。”

  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周经发最后的遗言。除了这句话,周经发还留下了一份关于湖山水库污染的《检察建议》,他已经写好了,但不能由他发出了。

  两个多月过去了,作为与周经发素不相识的记者,在采访中,周经发的人生轨迹让我们几次泪眼模糊,难以笔记。

  二十年来,周经发顶住了多少次说情风,赶走了多少个送礼者,他自己也记不清。有人被他的有理、有力、有节说服了,也有人骂他“太死板”,说他是“黑脸铁心”、“六亲不认”,还有人劝他“顺应潮流”的也有,但他仍旧“我行我素”。

  尽管周经发走了,但广大人民群众赞扬他、爱戴他,亲切地称他是为民清廉的“草根检察官”。

  (南海网文昌9月2日消息 南海网记者高鹏)  





打印】 【关闭
 
最新信息
关于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配套区移民安置工程(修编)项目...
2016年2月份城镇内河(湖)水环境质量状况
关于2014年外经贸区域资金第二批台风救灾项目扶持资金计...
我省今起实施房地产交易税收新政
冷空气又来了 海南未来3天降温降雨最低13℃26日起好转
新春伊始 陈笑波率队赴各镇、场调研
辉煌“十二五” 文昌大发展:强抓基础设施 为文昌发展...
辉煌“十二五” 文昌大发展:工人坚守岗位 为文昌项目建设
博评网